乳糖不耐症不是病健康和牛奶可以缓解

每到夏天就会想吃冰泣淋,若在盛夏酷暑时能舔上一口香甜柔滑、冰心沁凉的冰泣淋,那种感觉比吃尽山珍海味更幸福。不过有些人喝牛奶或吃冰泣淋就会觉得难受,噁心反胃、腹部胀气、拉肚子,甚至出现剧烈呕吐等症状。其实这些症状都是牛奶所造成的。因为牛奶含有一种叫做乳糖(lactose)的碳水化合物,而有些人体内正好缺少能够消化这种物质的乳糖酶(lactase)。
乳糖不耐症不是病健康和牛奶可以缓解
这种被称为乳糖不耐症或乳糖分解酶缺乏症(lactoseintolerance)的症状,在美国被认为是非裔美国人才会有的「疾病」。这种病无法根治,儘管试著每天喝一点牛奶,身体也无法适应;就算每天喝很多,这些症状也不会变得更严重。不过只要服用含有乳糖酶的药锭,从外部提供分解酵素,就可以消除这些症状。如果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才能喝牛奶,对不能喝牛奶的人真的有益吗?
爱喝牛奶的成年人真奇怪
这种不能喝牛奶的体质,在美国长期被认为是一种不正常的疾病。不过人类学者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比起那些不能喝牛奶的成年人,喝完牛奶还能安然无恙的人还比较「不正常」。从医学的角度来看,乳糖不耐症并非疾病。人类是哺乳类动物,每个人身上都带有可以製造乳糖酶的基因,所以我们才能消化母乳。
宝宝诞生后,靠母乳提供营养的这段期间,製造乳糖酶的基因运作最为活跃。到了断奶期,幼儿体内的乳糖酶会开始逐渐减少;当儿童对成人食物的依赖度越高,乳糖酶的製造量会变得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其他功能的消化酵素。长大成人后,製造乳糖酶的基因便会停止活动,使得成人无法正常消化牛奶。事实上,乳糖不耐症是人类长大后自然会出现的生理反应。
乳糖不耐症不是病健康和牛奶可以缓解
人类学者将世界各地的饮食文化互相比较之后,认为乳糖不耐症没什么好特别研究的,反而应该研究成年后还能喝牛奶的「乳糖酶续存性」(lactase persistence)。经大规模调查可以证实,人类学者的论点没有错。世界各地可以喝牛奶的成年人,区人口总数不到百分之十,包括亚洲与非洲兴欧洲大部分地区,表示地球上多数人类依循著「正常」哺乳类动物的生长步调。
唯独在某些地区,可以喝牛奶的成年人佔了绝大多数。这些地区分别是欧洲的瑞典和丹麦、非洲的苏丹以及中东的约旦和阿富汗。成年后还能继续製造乳糖酶的人,在这些地区的人口佔比高达百分之七十到九十,或许只有在这些地方才能说喝牛奶会拉肚子的人是不正常的。
过去一万年内出现的「牛奶突变」
这些成年后还可以喝牛奶的人,他们居住的地方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当地的畜牧业与酪农业历史都相当悠久,而且牛奶及乳製品为当地人的主要食物之一。因此学者认为可以喝牛奶的能力,与畜牧业和酪农业应该有所关联。
多数人会直觉地认为:「每天喝大量的牛奶,消化牛奶的能力当然应该更好。」但这种程度的推论毕竟只是一种假设,在缺少科学研究的佐证下,不论听起来多么具有说服力,都不能算是一种合理正确的解释。直到最近,科学家发表了一份关于遗传学的研究,才证实了这个假设的正确性。一如预期,那些成年后还能继续製造乳糖酶的人,他们的乳糖酶基因都发生过突变。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