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奇葩说》里的选手看目前年轻人的水准

古代的皇帝面前通常有三种人,一,文官,二,太监,三,后宫,而参加《奇葩说》的选手们正是现代版的附体,他们中有所谓名校毕业,企图给予低学历者“降维打击”而炒作出名的猥琐分子,有相当一部分还是学法律出身,以辩论为生计的职业选手,放古希腊叫“智者”,“智者”在有民主法庭的古希腊通常要收取一部分钱代替当事人上法庭,而当时的富裕阶层通常自己都有能力上法庭作自辩,只有可怜的穷人家庭吃了官司以后,需要花重金找这样的“代理人”,所以即便是西方的“智者”在苏格拉底嘴里也不是什么好货,而中国的“智者”水平用文彦博跟宋神宗诋毁王安石变法时的一句话即可暴露:“陛下是与士大夫治天下,而非与民治天下。”中国的考试机器们不但处在“四体不动”,“五谷不分”,攀附权贵的一种千年不变的状态,到今天连读书人必须有的哪怕一点点孤傲都荡然无存,有可能随人工智能发展为权贵跑龙套的干活越来越少,科技的进步把这些所谓的“精英”挤压到了戏子界,令原来的谈判专家穿上了卖寿司的衣服,令原来的哈佛陪读变成泼妇一般,令清华头号学霸梁植对着清华辍学生高晓松卑躬屈膝,中国年轻人中的考试之王,看来也就这么个水准。

明朝是一个太监碾压文官的朝代,原来一直不理解太监可以有如此的能耐,看了《奇葩说》令我茅塞顿开,受益匪浅,在古代如果要当太监必须先到一个叫“蚕室”的地方割掉生殖器,“蚕室”是一个多么寓意的名字,就如肖骁一般犹如一只烂桑叶上的蚕宝宝,最终在这个舞台上化茧成蝶,并且他有很多的徒子徒孙,都不遗余力地浓妆艳抹,奇装异服,摆臀而上宣传自己的菊花,有人说在主流社会中他们被打压,所以借助于《奇葩说》的渠道为弱者发声,说这种人话的人根本就不了解中国,照我野兽看来他们即是中国的主流文化!梁启超有云:“诗界千年靡靡风,恒古男儿一放翁。”我们的古人写了两千年的诗词,输出了两千年的菊花残,令国学大师发现好像也就陆游这么一个直男,我们可以想象陆游所处的时代里,他的那种孤寂与无奈,没落与绝望,所以才令他临死前跟儿子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纵观《奇葩说》的五季,是一部中国年轻人思想的白皮书,书里写着“谄媚”,“不择手段”,“拜金”,“娘炮”,“猥琐”,这即是我们的未来。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