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个装电灯富豪享受荣耀同时伴随危险

  • A+
所属分类:求真相

那年春末,摩根(编按:即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 Pierpont Morgan),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创始人)刚从欧洲旅行回来,他把手头业务暂时搁在一旁,向爱迪生提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有意在自己的麦迪逊大道高档住宅裡让爱迪生发明的白炽灯泡亮相,整座宅第需要从头到底翻新。

义大利风格的摩根豪宅率先在纽约市使用电灯照明,这是个了不起的创举。摩根与夫人范妮及三个十几岁孩子将于那年秋天从哈德逊河畔魁拉斯顿的乡村别墅迁居到市区,届时所有电灯都应安装完毕,并且能正常使用。

史上第一个装电灯富豪享受荣耀同时伴随危险

爱迪生喜出望外,有摩根先生鼎力相助,所有视此发明为不安全和不可接受的说法将不堪一击。无论世人如何看待摩根先生,但没有人认为他愚蠢。金融界人士都知道摩根有主见,有胆量,有头脑,最重要的是他守信用,说话算数,不似在股票市场吞併猎食的恶魔杰伊.古尔德,摩根是个大人物。

史上第一个装电灯富豪享受荣耀同时伴随危险

快到鲱鱼在哈德逊河迴游产卵的季节时,爱迪生工作团队的马车也哒哒驶进三十六街东北角的麦迪逊二一九号,即将翻修完工的摩根豪宅。他们一锹一铲,费力在木头马厩底下挖出一个大地窖,在这散发霉味的污泥地窖裡安装了蒸汽机和锅炉,以带动两台发电机。摩根的马匹只好移到附近的马厩裡。

他们还挖了一条通道连通房子与新地窖,铺地砖,布好电线,再用砖砌盖好。宅第内有装潢师克里斯蒂安.赫脱(Christian Herter)监督工人沿著精美木镶板与灰泥牆中间原有的煤气线路,铺设弯弯曲曲的新绝缘电线。这些电线通达整座宅第,每个房间都装设新的电气设备。有些房间的天花板小洞高高悬挂几英尺长的电线,小小的灯泡在尾端发芽。

史上第一个装电灯富豪享受荣耀同时伴随危险

一八八二年六月十八日,爱迪生电力公司董事长梅杰.舍伯恩.伊顿(Major Sherbourne Eaton)致信爱迪生:「摩根的豪宅昨夜灯火通明。我不在场,但获知灯光令人满意,而摩根先生喜形于色。控制两百五十个灯泡的机器火星四溅,需要立即更换。韦尔负责此事。赫脱在现场,对一切很满意。摩根只对赫脱的装置有些不满。」

到了秋天,当纽约社交季开始,这位华尔街金融老板的新家已装上三百八十五盏电灯,从僕役房到配膳室,从卧室到日式接待室和起居室,炽热的白光照亮每个角落。高橡木镶板的罗马餐厅尤其光亮,电灯让十二平方英尺的彩色玻璃天窗发出宝石般的迷人光辉。

史上第一个装电灯富豪享受荣耀同时伴随危险

……每个银色的冬日傍晚,城市的白日喧嚣渐渐在富裕体面的默里山街道退潮,偶尔会有拉篷车的马蹄声打破美好的靛蓝色寂静。漂亮房子裡一一燃起煤气灯,四下万籁无声,可是当太阳消失在地平线下,摩根先生的蒸汽机与发电机开始运作,破坏了这份美好的宁静。

金属撞击搏动的强大机器让摩根先生的邻居布朗太太抱怨连连,说她整个房子都跟著在颤动。当然还不止如此,那该死的蒸汽机用的是煤,所以会喷出有毒的浓烟,布朗太太声称浓烟渗透她的餐具室,银餐具失去了光泽。摩根先生向愤愤不平的布朗先生保证,爱迪生公司的一位「专家会致电问候并亲自视察,请教导致您不快的原因……我绝不会省却劳力与费用」去让机器安静下来。

三个星期过去,也过了圣诞佳节,爱迪生公司仍然没有人出面解决问题。气愤的摩根致信伊顿董事长:「我必须坦言,这整件事激怒我,也激怒我的邻居,而我不愿再继续忍受下去。请立刻处理。」

爱迪生的人马终于出现,先在机器下面加一层印度橡胶垫,在马厩裡垫毛毡,再用沙袋稳住整个装置。他们又挖了一条沟穿过院子,将蒸汽机的煤烟引入宅第的烟窗裡。可是又出现了新的噪音。女婿萨特雷写道:「冬天,砖块导管上的雪开始消融,大群野猫聚集在这温暖的长条地带,牠们的嚎叫让人更难忍受。」当然还得不时为电线短路与发电机故障伤透脑筋。

这一切给摩根家带来不少麻烦,但摩根先生处之泰然。他投资好几条铁路,不断在吸收新科技,认为这些大小问题躲不掉。大西洋海底电缆历经过三次严峻考验才完全铺设起来,开始运作。儘管如此,摩根还是在一八八三年秋天要求爱迪生公司的总监爱德华.詹森(Edward H. Johnson)前来府邸检查不尽如人意的电路装置。詹森不太乐意前去拜访,但摩根的公司是华尔街巨头,一个羽翼未丰的企业需要贷款和资金,他别无选择。

詹森为萨特雷的书写了一段简短回忆:「仔细检查完所有照明设备后」,他发现电路系统已经过时了。电力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摩根先生问我的看法,我问他是否希望我实话实说,他说是。于是我告诉他,『如果是我,我会把这些讨厌东西全扔到大街上』。摩根回答,『内人正是此意。』」第二天,摩根在办公室的雪茄烟中浏览金融报表,他招来詹森,请他亲自去宅第更新电路系统。詹森先生不情愿地答应了。

要更新摩根宅邸的电路,詹森决定「用地下暗线方式为摩根先生的书房供电,连接器安在桌脚上,好穿入盖住地板的贵重地毯」。第二天一早,詹森又收到摩根的邀请函。他迅速前往麦迪逊大道与三十六街时,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一走进镶嵌华丽马赛克的门厅,他已从空气中嗅出味道,他最大的恐惧果然成真。

「房裡瀰漫著烧焦湿木头与烧焦地毯的强烈气味。」应门的僕人领詹森进入书房。「书房地板裂开几处,房间中央放著部分烧毁的书桌和地毯,其馀烧焦物品堆在一起……书桌下面一个连接器扭曲断裂,电线接触不良导致走火,因而让这美丽的房间遭殃。当时全家人去了歌剧院正好不在。」詹森检视潮湿焦黑的惨状,心情糟透了。

当时摩根还没有一统全美金融界,但他急性子,脾气坏,是纽约主要金融家之中最有权势的人!数年后,詹森还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情况妻惨……我突然听见脚步声,摩根先生拿著报纸出现在门口,从眼镜上方看著我,问道:『怎么样?』

「我已经想好如何解释,精心推敲出一个辩解的理由。正当我要张嘴说话时,摩根夫人出现在丈夫身后,我与她四目相视,她把手指压在唇上,然后悄悄退了出去。我望著那一堆残骸,沉默不语。

「过了大约一分钟,摩根先生开口了,『好,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我回答道,『摩根先生,问题出在我身上,和材料没关系。我会好好重做一遍,并且保证绝对安全。』

「『你什么时候开始?』

「『我马上著手进行。』

「『好,』他答应了,『就按你说的办。』」

萨特雷后来写道,银行家对改进的电路十分满意,还在家裡「举行大型招待会,邀请了近四百名宾客,所有客人都对简单便利的系统讚不绝口」。其中两位客人是加州金矿大亨达瑞欧斯.奥格登.米尔斯(Darius Ogden Mills)和他的女婿,《纽约每日论坛报》的出版商怀特洛.瑞德(Whitelaw Reid),他们立刻与爱迪生电力照明公司联繫,要求也将他们的房子通电。留著一圈独特白络腮鬍的米尔斯先生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德雷塞尔与摩根公司,命令经纪人立即购买一千股爱迪生公司的股票。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